司曜

内梅only
不拆不逆。
雷c梅
其他内、梅相关都是友情向。

【内梅】飞雪,槲寄生,和未来。

平行世界au

一切都是作者的妄想,请勿上升真人。

接受往下走。

祝大家圣诞快乐!

 

 

“Leo,你的胡子又长了。”说这话时,Neymar正和穿着一身厚实包装的Leo在巴塞罗那的街头逛街,Pique和Luis在他们前边,说笑着拐弯进了一间商店。

 

巴塞罗那,被誉为“欧洲之花”,即使在深冬也阳光明媚着。夕阳过深的橙黄拉长了影子,给平安夜街道上的圣诞树覆上了一层闪闪的金光,看起来温暖又耀眼。只是南美人向来怕冷,诺坎普的小国王穿着一身厚厚的羽绒服,小手缩进了袖子里。他的帽子压得很低,盖过通红的耳朵。从Neymar的角度,只能看到Leo黑曜石似的亮晶晶的眼睛,眼角细微的笑纹,被冻红的鼻头和那些毛茸茸的胡茬。就像一只要过冬的小熊一样。

 

很可爱。Neymar在心底小声补充。

 

Leo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伸手摸了摸自己那些胡茬,比起世界杯时,这些胡茬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我最近忘了,你知道,我怕冷。”

 

在今年夺得世界杯后,Leo就已经把他那厚厚的一层大胡子给刮了,整个人似乎一下子变回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只有Neymar才看到,那时他落下的眼泪浸透了他眼角因岁月积累的笑纹。给他打电话时的声音是颤抖着的哭腔,热烈又激动,似乎快要死掉。

 

Neymar伸手揉了揉Leo柔软又冰凉的脸颊,胡茬的手感都让Neymar爱不释手,但他还是有点怀念那时刚被自己刮干净胡子的Leo的脸。干净,清爽,温热,更加方便亲吻。他将自己脖子上红蓝配色的围巾摘下,替Leo绕上,趁着这过近的距离,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快速又轻巧地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

 

他们都是怕冷的,只是Leo开心的话,Neymar似乎也就无所谓了。

 

Leo的肤色向来白皙,本来就因寒冷而红红的,现在更是变成了一个苹果,烧得厉害。他垂下眼睫,将大半张脸都埋在了围巾里。然后悄悄地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牵过Neymar的手。而Neymar只是愣了一秒,便笑了起来,反握住那只温暖的手,与他的爱人十指相扣。

 

他们就如同世界上最平凡不过的情侣一样,在平安夜的夜晚走在大街上享受着最普通的幸福。

 

“走吧,Geri要是等久了,又要说我们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不去看对方,害羞却又忍不住想哼着小调,而Neymar晃手的幅度也高到有点夸张,幸好他年长的恋人总能让他收敛。

 

他们走进了那家小商店,里面人很少,Luis和Pique在那边挑礼物挑得不亦乐乎。而Leo的目光却停在了一个水晶球上。Neymar看过去,水晶球里是一座埃菲尔铁塔,飘落着白色的雪花。Neymar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他稍稍用力地捏了捏Leo的手,让爱人把目光重新放在他自己身上,他的声音小而郑重,“都过去了。”

 

巴黎太冷,不如巴塞罗那温柔。少年鲁莽又冲动的心性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选择了留下,不甘和野心都融化在了某人温柔的一吻里,回想起来,去年其实更为疯狂而虚幻,只是幸好一切都过去了,他们都熬了过来。

 

“嘿,Leo!快过来!我和Luis发现了一个好东西,过来。”但还没来得及等他们伤春怀秋那么一会儿,Pique便叫嚷着过来拉走了诺坎普的小国王。Pique临走时还不忘给Neymar做了一个鬼脸。Neymar也不甘示弱给Pique挤眉弄眼地吐了吐舌头,随即便看起了礼品店里其他的小东西。

 

“天啊……Neymar!”而这时,商店的女销售员发现了某人的身份,禁不住高声惊呼,“那刚才那位一定是……”

 

“嘘——”Neymar赶紧制止了那位女孩的叫嚷,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和Leo逛一次街就被粉丝们破坏,他拿过一支笔,然后在一本笔记本上熟练地签上名字给那位女孩。

 

而女孩接过接过笔记本时明显还没缓过来,她有些激动地握住Neymar的手,尽量压低着自己兴奋过头而在颤抖的声线,“你和他一定要幸福啊!”

 

Neymar显然没想到会听到这个,他有些失笑,下意思地看向了Pique带着Leo走的方向,心里一时充满了暖和的阳光,他拍了拍女孩的手,认真地回答,“当然,一定。”

 

想起来,离自己和Leo出柜也已经快一年半了。谁也没想到,那年夏天最大的新闻不是某豪门知名球星决裂转会,而是他们的订婚消息。一时媒体们都炸了锅,原本准备好的新闻标题都用不上,当时媒体的舆论两边分极,但恶意仍是偏多。每一场比赛都能听到观众的嘘声,压力从未有过的巨大,每一场都踢得格外煎熬。好在他们的队友都表示了理解和支持,Luis甚至为此请全队吃了大餐,(Luis:啊!以后我再也不用为了掩饰他们的恋情而当电灯泡了!)而他们也再一次以三冠王的成绩证明了自己。俱乐部高层也不是傻子,虽然恶意仍有,但现在舆论也逐渐在慢慢变好。只是当自己真切地接收到来自陌生人诚恳的善意时,Neymar仍是有些感动。

 

他指了指某个装饰品,冲那女孩使了个眼色,“我能要那个吗?”

 

女孩看了看,一下子就明白了,了然地笑了笑,“当然可以,你可以直接拿走。”

 

Neymar向那女孩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随即一点也不客气地将那个小东西取下来放口袋里,掂着小碎步去找他的爱人。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他的小熊变成了小鹿,Pique和Luis绝对是故意的。

 

“呃……Ney。”他腼腆而害羞的恋人显然对此感到羞窘,整个人都手足无措起来,看着他的眼睛就像小鹿一样闪烁又水润。

 

“很可爱,Leo。”巴西人如此直白地说道,眼睛也不眨一下。

 

诺坎普的小国王羞红了脸,低下头不在乱动。而原本在一旁起哄的Pique和Luis纷纷翻起了白眼,恋爱中的小情侣就是惹不起。

 

“行了,大庭广众之下,别那么嚣张好吗。回家再说吧!”

 

最终那个小鹿耳套还是让Neymar买下来了,Leo唯一庆幸的就是他们没让他就这么戴回去。

而回去的路上,巴塞罗那难得地下起了小雪。

 

雪花飘落在Leo棕色的发丝上,卷翘的睫毛上,将他整个人点缀得像天使一样美好。

 

是的,就是天使。Neymar如此笃定。

 

而他这个小恶魔一等到他们回家,便锁上门将他的天使抱着摁在门上亲吻。

 

暖气烘热了他们的身体,也融化了Leo身上的雪花,将他整个人都覆上了一层湿亮的水光。

“嘿,你不用那么急,Ney。”好不容易在这热情又急促地亲吻中得到了喘息的机会,Leo小声地说道,“我们今晚还有很长的时间。你那时看着我的样子就像要把我上了。”

 

“天知道我忍了多久,Geri和Luis就是两个混蛋!”Neynar孩子气般地说着,又啃上了Leo柔软的双唇,“但你说错了,Leo,我那时只是想吻你罢了,我发誓。”

 

“真的吗?”Leo忍不住轻笑出声,双手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男孩的后背,然后摘下他的帽子揉揉他的头发,“那你可真是成熟了不少,Ney。”

 

“哼哼。”Neymar帮Leo脱掉那些被雪花弄湿的衣服,将Leo抱回了床上,然后将空调又升高了几度。接着他想起了什么,又出去了一下。等他回来时,Leo看着他手中的小鹿耳套,又是气又是羞,红通通的脸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Ney!”

 

“别生气,Leo。”Neymar走回床上坐好,讨好似的亲了亲Leo的额头,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东西系在了鹿角上,再一本正经地将耳套帮Leo戴好,“现在,我们可以亲吻了。”

 

“嗯?这是槲寄生吗?”Leo伸手摸了摸头上的那个小东西,一下子笑了起来,看着Neymar的眼中却是湿湿亮亮的,“你想亲我随时都可以,而且我没想到你会信这个。这就是我的圣诞礼物吗?我的男孩。”

 

“当然不是,圣诞礼物得明天才能给你,Leo。”Neymar一本正经地回答,脸上的表情严肃得让人觉得好笑,他特意放低了身子,那双缀有星星的橄榄绿的眼睛里满满只有一个人的身影,笑起来单纯得带着点不容拒绝地傻气,“不过,看起来,你也信不是吗?生活中总得有些仪式感。”

 

“太傻了,Ney。”然而诺坎普的小国王还是闭上了眼睛,在槲寄生下,给了他的小男孩一个圣洁得不可思议的吻。

 

传说,在槲寄生下,人们不可以拒绝别人的索吻。

传说,在槲寄生下,亲吻的情侣将获得永远的幸福。

 

或许传说只是传说,只是愿意相信它的人的那份感情,谁敢说是假的呢?他们熬过了一切,都值得更好的未来。

 

“现在,我们可以做点别的事了,Leo。”

“对了,耳套真的很适合你,很可爱,像只小鹿,别摘下,我想就这么做。”

“Neymar!”


【内梅】越界

万圣节贺文!

 狼人Neymar&吸血鬼Leo

设定都是我瞎j8扯的,介意慎入。

 

 

1.

“说真的,Leo,这个小家伙太弱小了。我当初就劝你再等等,别着急,Luis比他更适合你。”Pique有些不满地看着Leo,而他的发小笑得温和的样子让他更加来气,“退一万步来说,你有我还不够吗?”

 

“我对没能和Luis绑定表示遗憾,不过Luis现在和我还有Ney都相处得挺好的。”Leo黑醋栗的眼睛里亮亮的,他抿了抿红酒杯里的血液,戏谑地看着他,“而且,Geri,我记得你不是对Cesc发过誓了吗?”

 

Pique在听到某个人的名字时,睁大了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面様满了清澈的海水,透露出一丝无辜,尽管在Leo看来他此刻的样子更像是一只吃瘪的巨型哈士奇。

 

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仗着身高优势俯视着Leo。很多时候他都觉得Leo实在腼腆温柔得不像一名吸血鬼,但不得不承认,也只有他在面对自己时那么的从容不迫。不仅是因为他们太熟,要知道有时候Fabregas都会怵他,这更像是一种对于自己实力信心的绝对把握。他难得换上一副正经严肃的面孔,格外语重心长,“你知道,作为诺坎普的王,你可以不只拥有一名走狗。”

 

“嘿,Geri,Ney和你一样也是狼人,别这样说自己。”Leo不禁被他逗笑了,两颗尖尖的獠牙露了出来,却格外的可爱,毫无吸血鬼的威严恐怖可言,“好,我会和Ney商量一下的。”

 

“好吧,随你。我总是拗不过你们,你和Cesc都是。”Pique最终还是忍住了没说出那几句他心里最想说的话。

 

比如说那个小狼崽可没外表上看到的那么瘦弱,他的野心可不小。

 

他衷心希望Leo现在这个仿佛在恋爱的样子只是他的错觉。

 

2.

Leo心情很好地走进他的卧室,他的小狼崽自从某天睡过一次他的床后就撒娇耍赖再也不愿意回他的卧室。Neymar应该庆幸Leo不像其他吸血鬼一样喜欢睡棺材。

 

他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走进去,Neymar正静静地躺在大床上,似乎睡着了。Leo在床边坐下,笑着安静地看着他。记忆里Leo捡到Neymar的时候,才只到Leo的胸。而现在短短几年Neymar就已经和他一样高了,Pique甚至调侃作为吸血鬼的王,果然血液的作用就是比别的吸血鬼强。然而即使如此,对比同是狼人的Pique和Luis,Neymar还是显得太过瘦弱,就像他和同为吸血鬼的Cesc相比,似乎除了皮肤更白外,哪里都不像是一个吸血鬼。

 

Leo至今仍不知道,Neymar是怎么穿过重重防守敲开当时在一处小房子逃避会议休息的他的大门,那只小狼崽就这么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双耳支棱着,狼尾巴拖在地上,瘦小得让人可怜,满脸血迹。他当初似乎想说些什么,Leo觉得。但最后他晕倒了,而Leo当时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迷魂汤,把他抱进了屋里。

 

而在他醒过来后,用Pique的话来说,他就是Leo的走狗了。

 

长老们当然是气到不行,可是又拿Leo毫无办法。喝了吸血鬼的血的狼人除非死了,否则就永远与吸血鬼绑定在一起,Leo对那只小狼崽又宝贝得很,根本没法下手。不过好在Leo是王,他比较特殊,可以再找更合适的狼人。长老们也就随他去了,并终于物色到了现在的苏亚雷斯。

 

只是,甚至连Pique都不知道,其实仪式并未完成。Neymar并没有对Leo发誓。

 

Neymar是不知道,Leo也没有告诉他。

 

但毕竟Neymar饮下了Leo的血,他们之间仍然建立了某种神圣的联系。

 

比如说现在,Leo知道,Neymar根本没有睡。

 

3.

“为什么还不睡?今天可不是满月,Ney。”Leo伸手揉了揉他的小狼崽那头平日里谁碰谁被挠的头发,顺带着忍不住捏了他的狼耳朵。

 

“走狗还要保护Leo殿下呢,怎么可以睡。”Neymar依然没有睁开眼睛,他甚至蜷缩起身体把自己往被子里埋得更近一点,阴阳怪气地小声嘀咕。

 

Leo忍不住笑出声,他靠过去凑上了Neymar那双狼耳朵落下一个吻,“你听到了?天,我和Geri可是在大殿里说的。”

 

“不要小看狼人的听力!Leo!”Neymar一股翻身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幅度之大差点撞倒Leo,然而他原本要发作的脾气在对上Leo那双无辜清澈的眼睛后,便彻底泄了气,“狼人的耳朵可是很敏感的。”他小声嘀咕。

 

Leo当然知道他很有天赋,即使现在与Luis比较他还稍显羸弱。也许他在肉体力量是比不过Luis,一对一正面对抗要吃大亏,但如果是在幽深的森林中,即使是Luis也会大吃苦头。

 

Leo不甚在意地笑了笑,依然将五指插进他发间轻轻梳理着。某个别扭的小狼崽脸上冒出一点不易察觉的红晕别过了头,狼尾巴在身后摇啊摇。

 

“你不喜欢Luis吗?”Leo轻轻问道。

 

“当然没有。”Neymar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便否定了,“他很好,甚至棒极了。他不仅和我们合作默契,而且还很大方。上次我受伤,他还分了只兔腿给我。”

 

Neymar承认他一开始对那位高大健壮的狼人同类怀有敌意,可是只是一次并肩作战他就彻底被Luis折服。他对敌人凶狠,战斗精力永远那么充沛,即使身上受伤带血也冲在最前撕裂敌人的防线,搅毁他们的进攻。重点是他对自己人又格外的憨厚而友善,这种友善是真诚的,他能感受到,就跟当初他信任Leo一样。

 

只是——

 

“但Leo你是我的。”Neymar小声嘀咕着,双手搂紧Leo纤细的腰,埋在他的腰腹间蹭着撒娇。

 

他当然知道他们找Luis是为什么。那些该死的老头,从一开始就看他不顺眼。但是他的确觉得Luis很好,也很适合Leo……他也知道作为诺坎普的王,Leo可以拥有更多的“走狗”,他无法干涉。就算Leo真的和Luis绑定了,他也做不到恨Luis的,而且他和Luis关系也很不错。要是真的,非要给Leo再选一个狼人,他也可能只接受得了Luis。Geri都不行。

 

但哪怕他再怎么,再怎么理智地分析,安慰自己,他也还是不想和别人分享Leo。

 

他知道这是不对的。因为他的确属于Leo,但Leo却并不属于他,不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想,他是喜欢Leo的,而不是仅限于某种肤浅的忠诚。

 

Leo看着Neymar这孩子气的行为有些哭笑不得,他伸手温柔地拍打着小狼崽的后背安抚他,出口的声音满是宠溺,“如果你真的听清了我和Geri的全部对话,你就该知道,我没有答应他要和Luis绑定,Ney。从我给你喝下我的血的那天起,我们就是一起的了。”

 

Neymar嗖地抬起头,一双橄榄绿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洒满了夏日的星辰,“真的吗?Leo,你不要骗我!”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小混蛋。”Leo捧起他的脸,在Neymar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随即狡黠地弯起嘴角,“不过,也许等到你长大了,离开我了,也许我就会和Luis在一起了。”

 

“Leo!”小狼崽大喊着将某只故意调戏他的吸血鬼扑倒在床上,恶狠狠地用獠牙刺穿了吸血鬼白皙而细嫩的脖颈。Leo倒抽了一口气,然而他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便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双手如同哄小宝宝一样帮他顺背,“小奶狼,乖乖喝完就睡觉,不然会长不高的。”

 

4.

“这不是你的位置,Ney。”Neymar听不出Leo的声音里有没有生气,因为这声音依旧如Leo本人一样柔软,与往常一样充满对他的纵容。而从他与Leo建立的联系所感受到的来说,Leo更多的仍是长辈对小辈的疼爱和保护。这让小狼崽内心里的小小野心一刹那烧得旺烈,他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然后他换了个更舒服的位置趟坐在Leo的王座上,晃悠悠地摇起了尾巴。

 

Leo当然知道他的小狼崽已经成年了。Neymar已经比他还要高了,尽管和Luis相比仍有些差距,但他的身体也不再向以前那般单薄,能抵抗更强的冲击。肌肉上那层巧克力色的皮肤性感而迷人,无论对于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个杀气。更别说他那愈加尖锐的獠牙,现在的他每次被Neymar咬上一次脖颈都疼得要命,如果是其他吸血鬼被他这么一咬,弱一点的怕都会直接因失血过多而死。耳朵和尾巴上亮灰色的皮毛柔顺而蓬松,手感很好。他也经常能在那双亮晶晶的橄榄绿的双眸里看到一些更加热烈,更加危险的东西,也没有无视Geri经常欲言又止的表情。

 

只是,他有点承认,他更享受和喜欢这样的Neymar。不是完全受他控制的“走狗”,而只是他的小狼崽。

 

他缓步走到Neymar身边,难得可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小狼崽,“你知道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哪怕是被Geri看到,你会有什么后果吗,Ney。”

 

他的话语轻而缓慢,如同他本人给人感觉一样温柔。只是总感觉,隐隐中藏着危险。

 

但Neymar是谁?他可是诺坎普的王最宠爱的小狼崽,Leo所有的危险警告都肯定不会是对着他的。

 

“我当然知道,我越界了。”Neymar露出一种无辜而有持无恐的笑容,他看到了Leo难得如血般鲜红的双眼,话锋一转,“咦,Leo,你今天怎么愿意露出你的兔子眼睛了?”

 

“今天是万圣节,我还讨到了不少糖果呢。”Leo有点小得意地拿出他腰间的小袋子摇了摇,里面传出的声响说明着他的战果不错。当然,有谁会不愿意给一位可爱的吸血鬼糖果呢?更何况这个不知道活了几百岁的吸血鬼还长了一张娃娃脸。

 

Neymar看着Leo就这么靠在扶椅上,津津有味地吃着他讨来的糖果,不禁心里有点不对味起来,感觉直接被冷落了。他极其孩子气地说了一句,“幼稚。”

 

Leo闻言,嚼着糖果回过头无辜地冲Neymar眨了眨眼睛,然后俯下身子,慢慢、慢慢地凑到Neymar眼前,看着他的小狼崽脸红红的样子,眉眼弯出一个温柔的弧度,话语里带出一股水果的甜香,“Trick or treat?”

 

Neymar强作镇定地咳嗽了一声,然而过近的距离让Leo听到了小狼崽格外清晰的心跳声。然而Leo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戏弄,Neymar便伸出左手拽过Leo的手往他怀里靠。他的右手环住Leo柔韧的腰往他怀里压,让狼人高热的身体贴上吸血鬼没有温度的身子,他侧过头咬上Leo的耳垂,格外小心地用着獠牙轻轻摩挲着,少年刚经历变声期仍沙哑的音调性感而诱惑,“Leo,你的小狼崽成年了,应该是kiss or sex。”

 

诺坎普的小国王肉眼可见地红了脸,他小声地反驳着,“你又越界了,小混蛋。”

 

最后小狼崽得到了一个染着水果糖般香甜味道的深吻。








“Trick or……”

……

……

本来表示想给Leo一个意外惊喜的Pique现在打算去洗眼睛并对某只狼崽子进行物理阉割。


脑里过一遍爽一次就当自己写完了,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咕咕咕

【内梅】秘密

Summary:Leo和Ney有着一个全队皆知的小秘密,而在这个小秘密之下,是更为隐秘的,只属于他们俩的某种默契。


Dom莱奥&Sub内马尔

非常规BDSM

没看错,是内梅

请勿上升本人。

接受的话走你↓



没写完的肉





说起来内梅还是挺有梗的。


比如说你内是儿皇梦,结果和你梅踢了一场比赛后就被踢服了,还没成为队友就会在ins上祝世界上最伟大的球员生日快乐,来年就转会到了巴萨开始亲亲抱抱滚草坪模式。训练也要偷偷摸摸把垫子挪去你梅身后离得近一点,OK,fine。然而情人节让点球又是什么骚操作,私下经常练还不告诉牙牙?那球还是你梅的300球,虽然最后还是被牙牙抢了。


然而最有梗的还是你球哥结婚前你内和女朋友分手去参加婚礼时告诉全世界他要转会的骚操作啊!!嗯?嗯??!这是什么小言狗血八点档,同人都不敢这么写吧。而且据说众人还担心球哥伤心好像并没有告诉球哥。



这一整套剧情下来真的很像什么深柜小狼狗求而不得的原耽be文啊。而且那时候你内和你梅的合照下面还全是担心你内弯了的……太Rio了。


以及又上一张很有梗的新闻。

存一下想开和没有填的坑(。)

年龄操作。

bdsm。

前男友复婚记2(大概率比爹视角)

苏卡内梅吃醋梗(。)

平行世界。

国王和骑士au。

第一次(新闻梗,小马哥视角?)



应该,应该没了(…)

不知不觉我竟然也一百粉了,那就来点个梗吧

内梅和乌拉圭双子星限定。

不写be其他都OK

……拖延症严重,所以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就这样啦。

爱你们。

【内梅】Young for you

 @酷鳥 给库鸟太太的生贺!

梗概:人们不应该只禁止成年Alpha接近未成年Omega,也应该禁止未成年Alpha接近成年Omega。——莱昂纳尔·梅西。

大学生球哥x高中生马儿

Abo设定

接受走你↓


1

“我不想再去给他当家教了。”莱奥刚踏入宿舍就小声抱怨道,睡在他上铺的皮克探出半个头,看着他的发小满脸通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去做了一场激烈运动,而根据皮克多年对莱奥的了解,他也说不清莱奥是羞恼还是别的什么。


这是这个月以来莱奥第三次说他不想做家教了。


苏亚雷斯看着莱奥疲惫地趴在了桌子上,他和皮克对视了一眼,觉得有必要和他谈谈。


因为这也是他们这个月以来第三次闻到莱奥那股清爽香甜的信息素味道了。莱奥的信息素味道向来平淡,经常被人误以为是个Beta,即使在发情期,在他们这两个Alpha的环绕下也只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喷两下抑制剂喷雾就能掩盖过去,甚至不需要吃药,一度让皮克和苏亚雷斯怀疑起自己的性魅力。所以他们断定,莱奥一定是累的。


“我记得你教了这个小子快两年了吧?从他高一开始就给他补课了,你之前不是还天天嚷嚷着他有多听话可爱的吗?怎么,难道他现在叛逆期到了?”苏亚雷斯至今想起那时候莱奥一副甜蜜得仿佛在恋爱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是啊,你之前不还很开心的吗?难道那家伙的父母对你教得不满意吗?”皮克坐在床边晃动着他那两条大长腿,说出的话格外欠揍,“可是他们前两天不是还给你加钱了吗,当时你的模样就好像女孩子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似的。”


莱奥没好气地冲皮克翻了个白眼,“内很好,他的父母对我也很好。还有,我加钱那天请你们吃饭的时候,你的样子也和第一次被男朋友请客小女生差不多,杰瑞。”


皮克耸了耸肩膀一点儿也不在意,苏亚雷斯拉过椅子坐得离莱奥更近了些,“那到底是怎么了?还有,你最近每次补完课回来,信息素的味道一次比一次香,就算是发情期也没那么夸张吧?”


“什么?有那么明显吗?”莱奥有些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连忙抬起手臂到鼻子前使劲闻了闻,不可置信地看向皮克,皮克摊开手点了点头,“事实上,我和路易斯都快怀疑是不是那家人的父亲……嗯。”


皮克那可疑地停顿和苏亚雷斯掩饰他正在憋笑的咳嗽都让莱奥沮丧地皱起眉头,他索性把整个人都挂在了椅背上,“好吧,告诉你们也无所谓。内他分化第二性征了。”


“所以呢?你染上了他的信息素味道被其他Alpha骚扰了?”皮克依旧不着调地开着玩笑,“还是他把你当成Beta亦或者是Alpha对你动手动脚了?上帝啊,我记得那孩子还未成年吧!”


“你想哪里去了!杰瑞,他是个Alpha!”莱奥有气无力地喊道,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他的竹马如此欠揍。


“等等,莱奥。”苏亚雷斯抓住了重点,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莱奥,小心翼翼地迟疑开口,“所以说,你对一个未成年Alpha有反应了?呃……你没有对他下手吧?”


莱奥露出一副吃瘪的表情,似乎像一只小狮子耷拉下他的耳朵,一句话不出声。


“噢,天啊,莱奥,你竟然被一个未成年Alpha刺激到发情了?你太让我失望了!”皮克夸张地比手画脚,随后认真地补了一句,“路易斯,快上网查一下,成年Omega对未成年Alpha是否犯法!


2

内马尔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当然,他从来不在意这些,巴西人的天性使然,无论是Alpha、Beta还是Omega,他都无所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享乐派,每种不同性别所可能带来的快乐他都想过。但自从遇到莱奥,他就改变了这个看法。

 

“莱奥真的太可爱了!”库蒂尼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内马尔在他耳边发出这种类似于痴汉的声音,当然,他也见过内马尔那位腼腆温柔,耐心教学的家教老师,他们甚至还约过几次一起去踢球,他承认莱奥真的是个非常棒的老师。可是,上帝啊,内马尔这副样子根本不是什么单纯的崇拜仰慕,是赤裸裸地喜欢了吧!

 

太幼稚了!

 

而现在,在内马尔第二性征分化后,这个情况就变得更糟糕了。比如说他那无时无刻,随时随地只要一想起他那家教老师就快要溢出的信息素(不要问库蒂尼奥是怎么知道内马尔想的是谁,你看他那一副傻笑的表情!),比如说他那从“你说我会是一个Alpha吗”到现在“你说莱奥会喜欢我的信息素吗?会不会我的信息素太淡了他闻不到?”,求你了,你不要再想你那位可爱的家教老师了,你照顾一下你周围那些Omega的感受好吗?你没发现你最近收到的情书已经多到一个抽屉塞不下了吗?

 

“我觉得,你这个问题我一个Beta没法回答。”库蒂尼奥头疼地揉了揉他的太阳穴,然后很实诚的补了一句,“我知道你最近分化了第二性征比较兴奋,但你收敛一下吧!你再这么下去我怕那些Omega要发情了!”

 

“所以说莱奥一定能闻到的是吧?他一定知道我喜欢他的是吧?”然而内马尔完全没有抓住重点,他的眼睛里全是青春期暗恋男孩的兴奋,透出一股傻劲,而又非常扎眼。

 

拜托,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库蒂尼奥在心底暗暗吐槽,然后忍不住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我觉得未必,莱奥那么好,估计有情侣了吧?不说终身标记,临时标记也足以隔绝你的信息素味道了。”

 

“不可能!”内马尔不假思索地大声反驳,“我闻过了,莱奥的腺体上根本没有其他Alpha的味道!”

 

库蒂尼奥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嚷嚷吓了一跳,他连忙伸手捂住内马尔的嘴,“你那么大声干嘛!?”

 

内马尔委屈地看着他,挣开了库蒂尼奥的手不再说话。

 

而库蒂尼奥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什么,他狐疑地看着内马尔,有些不可置信,“所以,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在骚扰一个成年Omega吗?”

 

“呃……那个,我觉得我可以解释。”

 

3.

“所以说,你和那小子上床了?天啊,莱奥,他还17岁!还是个未成年!”皮克挑了挑眉,双手抱在胸前,活像一位担忧儿子的老母亲,“难怪你最近的信息素味道那么浓。”

 

“杰瑞!我只是不小心被他扑倒在了床上!什么叫和他上床?”莱奥白皙的皮肤上透出一大片粉色,“而且他是被绊倒的!收起你那龌龊的想法!”

 

“好吧,莱奥,可是你的脖颈上的腺体已经红了。”苏亚雷斯忍不住轻声提醒对方,从他一进门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你确定那小子是不小心把你扑倒在了床上,没对你做什么吗?”

 

“他,他好像不小心蹭到了吧……”莱奥的脸可疑地更红了,他垂下了头支支吾吾地小声说道,“嗯……毕竟是他扑到了我身上……所以……”

 

“喔哦——你是说他的嘴唇那么巧不小心蹭到了你脖颈上的腺体?”皮克咬牙切齿地说着,样子恨不得把内马尔吃了,“你认真的吗?你确定那小子没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拜托,杰拉德,就像你说的,他还是个未成年!”莱奥稍稍提高了音量,“他能对我做什么?”

 

“但他是个Alpha。”皮克一针见血。

 

“你们自己也是个Alpha!这是什么,性别歧视吗!?”莱奥据理力争。

 

“但你已经被他影响到这个月第三次说要辞职了。”苏亚雷斯冷静补刀。

 

“你的信息素从来没有那么明显过。”皮克不爽地撇了撇嘴。

 

“我也不知道,他的信息素太……”莱奥再一次红了脸。

 

“你们之前的相处就很可疑。”苏亚雷斯想起之前莱奥每一次回来的反应,“夸他聪明,夸他是个可爱的大男孩,不知道还以为你恋爱了。噢,对一个Alpha用可爱这个形容词!”

 

“他那时还没分化,我真的只是把他当一个大男孩!”莱奥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红得让人觉得可疑。

 

“得了吧,大男孩。事实上我那时怀疑莱奥是不是母爱泛滥了,整天一口一个内怎么样,夸他乖,有天赋。导致我一直以为内马尔是个小学生,然而他都已经高中了。”皮克翻了个白眼,随后捏着嗓子细声细气地模仿起莱奥以前的话语,“天啊,内今天竟然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他真是太贴心了。”

 

“然后,你刚才还对我们说他只是个孩子。莱奥,你对隔壁克里斯都没那么上心过,阿圭罗知道会哭的吧。”苏亚雷斯对另外两人涌起了一股深深的同情,“你对一个未成年人的信息素有了反应。只要不是一个性冷淡的Beta都能感受得到。”

 

“什么?克里斯和阿圭罗?”莱奥再一次抓错了重点,“你在说什么?”

 

皮克和苏亚雷斯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都从地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好了,莱奥。不要管那两个人了,现在重点是,你要怎么办。”皮克轻巧地把话题带过,他一直都知道自家发小有多迟钝,“当然,鉴于你是Omega,法律对你的判罚可能会轻一点。”

 

 

4

莱奥依然照旧去给内马尔补课。毕竟工资高,补课的学生还听话的家庭太难找了,真的不是因为莱奥有什么私心。

 

他不是不知道那个大男孩的小心思,少年人的喜欢直接热恋过于明目张胆,只是他一直都把这些归功于孩子对长辈的喜欢。每次都眨着那双缀有星辰的棕绿色眼睛看着他,用着少年刚经历变嗓仍带有几分沙哑的声音软着音调对他撒娇,“莱奥,你看,我做对了,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拥抱奖励一下你的好学生吗。”

 

他有时也会反省这些奖励对于老师和学生来说过于亲昵,他要阻止这种行为继续下去,但他每次都纵容了。有谁能看着那么一双清澈无辜的眼睛忍心说出拒绝呢?更何况是耳根软的莱奥。

 

但现在不一样了,内马尔是个Alpha,未成年那种,作为一个已经成年的Omega,他有必要和内马尔保持距离,并教育他该如何正确和Omega相处,尽管这并不在他的补课范围之内。

 

于是今天莱奥特意在内马尔背后站直,特意保持距离,并尽量减少肢体接触。而在检查内马尔作业后,面对内马尔又一次地讨要拥抱,明确地表示拒绝,“不可以,内。我们可以换个奖励,但拥抱不行。”

 

“为什么?”内马尔有些委屈,今天莱奥一直不愿意和他靠得太近,那股似有若无的信息素就这么在他身边缭绕着,挠得他心里痒痒的。天知道他多想和莱奥接触,他委屈极了,内马尔上前几步拉近距离,一些话不经思考脱口而出,“那我能要一个吻吗?”

 

“当然……什么?”莱奥被这扑面而来的信息素熏得有了点醉意,刚分化的Alpha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青春期的少年又是那么的冲动莽撞,整个人就像一个行走的荷尔蒙,莱奥一个呆愣的瞬间就被内马尔搂住了腰,“嘿,内,冷静。收敛一下你的信息素好吗?再这么下去我怕你父母都要怀疑我们在做什么了。”

 

“我很冷静,莱奥。我一直很冷静。”内马尔借着这股不知从何而起的勇气将莱奥抱得更紧,他怕错过这一次就没有下一次机会了,“我喜欢你,莱奥。还没分化成Alpha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上帝,你怎么那么狠心让我收敛一下,你知道你的味道有多香吗?”

 

“可是你还未成年,内……”莱奥现在大脑一片混乱,他竟然被一个孩子表白了!这个认知让他的脸上发烫,而脖颈处的腺体更是因为对方信息素的刺激而发麻,“很多事你还不清楚。”

 

“可是我喜欢你。”内马尔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沙哑的声线了全是被浸软了的委屈,“你喜欢我吗,莱奥?”

 

“我……内,你先放开我。”莱奥低下头,他不敢看他。他现在心跳加速,他知道自己一旦对上那双漂亮的眼睛他一定会缴械投降的。

 

“我喜欢你,莱奥。我爱你。”内马尔不依不挠地说着,“你也是,对吗?以前你的信息素没那么明显的,可是从我分化后,你就越来越香了。是因为我对吗?”

 

“内!!”莱奥大声地打断了内马尔的发言,但吼完他就后悔了,他还在内马尔家里呢。窘迫和害羞使得这位腼腆的阿根廷人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脖子,某种一直以来被他忽视的感情隐隐要浮现出水面,他想逃避,但他现在整个人都被禁锢在内马尔的怀里。挣扎许久后,莱奥才别扭地小声嘀咕,“他们怎么就只规定了成年Alpha不能接触未成年Omega呢……明明未成年的Alpha也……”

 

“你在说什么,莱奥?”这个距离足以让内马尔听到莱奥的心跳声,少年还未褪去的幼稚让他在明知故问,非要逼对方说出那句话。

 

“我说,你可以吻我了,内。”

 

5

“所以说,你最后还是对莱奥下手了?”库蒂尼奥受不了地离某个洋洋得意的幼稚鬼坐远了一点。

 

而内马尔理直气壮地回道,“我还未成年呢,怎么对他下手,你想哪儿去了。”

 

另一处。

 

“你真的被那个Alpha拐走了?”皮克露出一脸痛心的表情。

 

“他只是个未成年人,能对我做什么。”莱奥漫不经心地瞥了皮克一眼,“难道你不是应该担心他吗?”

 

毕竟,重点是爱而不是年龄不是吗?


大概可能会有人r18番外(。

呜呜呜内梅真好啊大家最近吃糖快乐!